厨碗飘香——致敬母亲

来 源:本站 作 者:中文1802班刘怡君 日 期:2019-05-13 09:18:40 点击:

内容简介:厨碗飘香“母亲的腿上,好似绑着一条无形的链子,那一条链子的长度,只够她在厨房和家中走来走去。大门虽然没有上锁,她心里的爱,却使她甘心情愿地把自己锁了一辈子。” ——三毛我的母亲就是这样,在她的三尺厨房里不知疲倦的敲…

厨碗飘香

“母亲的腿上,好似绑着一条无形的链子,那一条链子的长度,只够她在厨房和家中走来走去。大门虽然没有上锁,她心里的爱,却使她甘心情愿地把自己锁了一辈子。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三毛

我的母亲就是这样,在她的三尺厨房里不知疲倦的敲着锅碗瓢盆,从清晨到黄昏。

都说日子像数念珠一般,一天接着一天,从手中滑去,串成周、串成月。在那厨房的一隅之间,看着母亲纤细的手擦过这厨角,洗过那碗盆而变得粗糙。看着母亲勤勤恳恳的打理着厨房,青丝变白发。岁月静好带给我的是无尽的欢愉,厨碗飘香着浓浓的幸福,藏在饭菜里的更是无言的爱。

从小到大我是比较挑食的,碰上这样的孩子,任何母亲都会使出浑身解数。记得第一次看见苦瓜两头尖尖的,中间圆鼓鼓的,像织布的梭子一样。瓜的表面凸凹不平,凸出的部分像大大小小的青虫。别说吃了,看着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因此吃饭时没噎下去,将它吐在了餐桌上。

父亲对我严厉地指责:不准挑食!尤其是苦瓜清热解毒,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说完往我的碗里多夹了几撮苦瓜片。对我来说,吃苦瓜就犹如吃药般难受,不仅碗筷上全是苦瓜味儿,整个厨房似乎都是这个味道。

母亲希望我能多吃苦瓜,就想着如何把苦的味道降到最小。从菜园里摘来苦瓜,首先将里面清洗了许多遍,把中间的白色芯挖去。切成细碎状。然后用盐腌制十几分钟,使苦瓜出水后再挤压,把苦瓜的水分沥干。

母亲将我最喜欢吃的鸡蛋,和苦瓜炒在一起。她将鸡蛋磕入碗中打散,再将沥干的苦瓜放入搅好的蛋液中,加入少许的盐搅拌均匀。我皱起眉头极不情愿的将葱洗净切成末,却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。母亲在锅中放入适量的油,等油热后放入葱炝锅,然后倒入准备好的鸡蛋和苦瓜丝,最后翻炒一番就装盘出锅了。

瞧着眼前这盆苦瓜炒蛋着实诱人,翠色配金黄,让人不禁垂涎三尺。我犹豫地拿着筷子,夹起一片苦瓜放进嘴里,顿时涩味弥漫开来。连忙吃了几块鸡蛋,蛋香四溢的同时,涩味也被渐渐冲淡了,多吃了几片后齿间竟缠绕着清甜的芳香。母亲看着我舒展的眉头不再排斥苦瓜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多年以后每每吃到苦瓜我都会想到母亲,那股厨房里苦瓜炒鸡蛋的飘香便涌上心头。

 天下的母亲都是温柔的。曾在张晓风的《一一风荷举》里看到这么一段话,我落泪了:世界上好像没有女人为自己的一日三餐数算记录,一个女人如果熬到五十年金婚,她会烧五万四千多顿饭,那真是疯狂,女人硬是把小小的厨房用馨香的火祭供成了庙宇了。她自己是终身以之的祭司,比任何僧侣都虔诚,一日三举,风雨寒暑不断,那里面一定有些什么执着,一定有些什么令人落泪的温柔。

是啊!母亲今年四十八了,她将大半辈子献给了厨房,献给了丈夫和孩子。这不是疯狂,而是一个女人变成妻子和母亲的本能。源自心里的那份爱,使她心甘情愿的被厨房锁了大半辈子,让厨碗飘香四海,家庭美满和睦。如今在外求学的我只能在食堂或是饭店就餐,十分想念母亲的美味佳肴,怀念那厨碗飘香的美好时光。

我想借一首诗献给至亲至爱的母亲:


在厨房里,您无闻如青苔

在孩子面前,您庄严如晨曦 

您的温柔如江南的水声 

您的坚强如千年的松柏

举目时,您是皓皓明月 

垂首时 ,您是莽莽大地

但此时您只是我的母亲

祝您永远健康,永远美丽

文化传媒学院风语文学社
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文化传媒学院风语文学社简介